兩個歪.c11

半罐啤酒

徵谓之迭:

(旧文备份)




O. 半罐啤酒




背景音乐:http://music.163.com/#/song?id=17588025




金泰妍走了,抄着口袋踏着一盏盏亮起又熄灭的路灯,隐在浓黑的夜里。郑秀妍留下了金泰妍最后的半罐啤酒。


金泰妍眨眨眼睛,“只要你不介意我喝过,给你。”


冰凉的液体顺着喉咙灌进五脏六腑身体所有缝隙里,郑秀妍静静的回想着金泰妍最后的话。


 


“可是你们不是结婚了?”金泰妍捏着啤酒罐子静静的等着郑秀妍发问,不知道该替黄美英挽留还是其他的什么,郑秀妍艰涩的开口。


金泰妍嗤的笑了,“那是只有美英才认定相信的小玩意儿,在法律上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那你来找我是为什么?”


“美英有很多朋友,真正珍视的并没有那么多。她做了很多旁人难以理解的事,但常常并不是人们以为的那样。我不希望你因为我和她分手还有她做的其他事而对她有别样的看法。”顿了一顿,金泰妍抬头盯着郑秀妍的眼睛,“她害怕失去你,非常的,信我吧。”


 


郑秀妍很想笑,金泰妍这样千里迢迢的跑来,大费周章从过去到现在的回忆剖析,只是为了让前女友的室友不要看低她。


Tiff啊,你知道你放走了一个什么样的人吗?金泰妍长大了,她终于会成为你可以放心依靠的人。原来告诉我放走了就不会再有第二个的你,才是真正的傻瓜啊。


 


躺在图书馆的台阶上,硬硬的直角硌在身下,厚重的云还有远处的光遮了所有的星,只有弯弯的月透着淡淡的一抹光。明明只有半罐啤酒,郑秀妍却很想醉。金泰妍的影子烙进沉重的夜,那感觉那么熟悉,恍惚着在郑秀妍的眼里和过去的记忆重叠。


 


模糊的视线里,一个人收紧了大衣,挺直了背,走在空无一人的校园里,一下下脚步的回音撞在空空荡荡的夜里,又弹到她的心上。一步一步,忍耐着在夜里似乎永远走不到头的路,控制着不要像年久失修的机器下一秒就在半途轰然倒塌,此时此刻,真的想像很多个夜里见到的缩坐在路边痛哭的女孩子,毫无忌惮与掩饰的展示着自己痛失的爱情或其他。可是,她做不到,无论多么想,都只能在这场长的看不到尽头的行走中走下去,一步一步。


已经没有了爱情,再不能跌堕更多了,没有更多了。


遥远的月就像此时一样,闪在路的那一边,代替了刚才在车上途径的所有灯光。风吹在耳边,灯亮在一闪而过的高楼上,星星点点,那么寻常,那么远。下了车,却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拥抱只剩最后一个,吻落在唇角。终于转了身,手落在口袋里,抓了满满的海藻与贝壳。


 


有问题了解决就好,生病了吃药就好,我们总是有足够的时间,对不对?所有不能跌堕的情感渗进不见天日的地下,如同地下河流一点一滴改变了地表的背面,因为我们总是有足够的时间,不是吗?


 


郑秀妍耗尽了所有气力终于晃到宿舍,钥匙居然没有丢,和海藻在口袋里纠缠不清。推了自己的门,却借着月光明明白白看到床上被子里裹了一个人,恍惚着狂喜,原来是梦,居然这一切都是梦。


那个人却拥着被子坐起来,“是Jessie吗?你终于回来了,你消失了几天联系不上,我很担心,我想睡觉又怕错过你……你回来了,我回我那里去睡,别介意我睡了你的床,明天我……”


郑秀妍站在门口,看着同宿不久的人的小心翼翼,静静品尝着最后的破灭与绝望,终于走过去直接钻到被子里,搂住黄美英温暖柔软的身体,闭上了眼睛。


“别说话,睡觉吧。”


丧失了横贯整个青春的爱恋,却终于有一个温暖的怀抱,馥郁的香气让郑秀妍安心。在黑暗里,黄美英蹭到郑秀妍的头发,一颗颗细小的颗粒摩擦着她的脸颊,她猜不出那是什么,却惴惴着慢慢回到了被打断的睡眠里。


 


不知什么时候松了手,啤酒罐滚落石阶,短短的响了几声停下来。似乎是打了个盹,郑秀妍站起身,拍拍手,该回去了。


 


等回到宿舍推门却是扑满一身的暖,抬头正看到黄美英就着一盏小灯坐在客厅里,仰了脸弯弯的眼睛。


“来暖气了。”


“怎么起来了?好点了吗?”郑秀妍走过去,拿手去贴黄美英的额头,又想起在外面待了太久手太凉。


“来暖气了就一边暖和一边等你喽,你去哪儿了?好久不见你回来……”黄美英抓住郑秀妍停在半空的手,蹙眉,“身上怎么这么多灰?在地上打滚了吗?别动,我帮你掸一掸。


郑秀妍站在那里,看黄美英拿了搁在旁边的毛巾,弯下腰,卷曲的发在空中划了一个弧,覆在柔软的眉眼上。


 


在你所有的记忆里,有一段


已经失去,已经远不可及;


谁也不会见到你走下那处泉水


无论是朗朗白日还是黄金的圆月


 


因为万物都有结局,有节制


有最后和永逝,还有遗忘


谁能告诉我们,在这幢房子里,是谁


已经接受了我们无意中的告别?


 


当你在日落之际,在流散的光前,


渴望说出难以忘怀的事情。


我俯身其上的全部昨天,将无影无踪。


 


这些在西风里深入的街道


必定有一条,是我最后一次走过。


 



/ARTICLE/ 镜像双生┋Symmetry ▶00-01◀ #JeTi#

CirceCynzi:





···




      黄美英做了一个梦。




···




      窗外有邻居们出门上班的声响,鸟鸣声似乎也被夏日擦得锃亮,七月明媚的阳光因窗帘的阻挡,照进房内时便朦胧出一片少女般温柔的颜色。空气里充斥着若隐若现的玫瑰香,归功于几日前朋友送的香氛。仲夏的气息在这狭小的空间里体现得淋漓尽致。黄美英睁开眼,过了很久才意识到梦的内容。


      她梦见了一个很久很久都未遇见,很久很久都未联系,很久很久都未浮现在脑海里的人。从高中毕业到现在十年过去,黄美英都以为自己已经释怀忘记,可没想到还是在这个夏日的早晨,措手不及地梦到了她。


      思绪不由自主地弥漫,回忆也跟着卷土重来。




      黄美英揉了揉眼,暂时还不想爬起来。






# Go Back to the Past #









···




      黄美英在十五岁的时候独自一人来到韩国。本计算着大概四、五月的时候就能在韩国安顿下来,可因签证,房子,学校,语言不通等种种因素,直到七月中旬才勉强住下。母亲去世的早,父亲又因工作问题走不开,所有事情都只能黄美英自己摸索着完成。


      在暂时租借的小屋里,黄美英将最后一只袜子细细卷到根部,稍稍拉开袜口反包住,又一根一根拔掉袜口处拖泥带水的杂线。看到平滑精致的袜面被隐藏得完美后,她才将袜子丢进了抽屉里。随着“哗——”的关抽屉声,黄美英的新家已经收拾完毕。


      带着脑袋里半生不熟的韩文,黄美英告别了之前因忙于收拾新家而不得不随便打发一下的泡面,鼓足勇气来到附近的餐馆。结结巴巴的交流过后,服务员终于捧着菜单离开,黄美英舒了一口气,抿了一口微热的茶,转头望向窗外。


      这会儿正是吃饭的点儿,餐馆虽不在市中心却也被众多商品房居民楼包围。而像黄美英这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生活方式更好像是现下约定成俗的时尚潮流。于是不一会儿,馆内就人满为患,黄美英看着门口等座的众人,又看看只有自己一人的四人桌,幸灾乐祸。




      「请问,这桌只有一人吗?」


      「……是的。」黄美英抬起头,看到了一位消瘦的女生。


      「我也是一个人,饭店没座了,如果可以的话——」


      「啊——没关系的,请坐吧。」


      「谢谢。」


      女孩放下包,坐到了对面,冲黄美英颔了颔首。


      黄美英心里却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女孩的到来使黄美英无法专心沉浸于自己的世界里,像是异族侵入了自己的领土,滋生出烦躁不安的情绪来。可悲剧的是,她和陌生人对话时总容易紧张,害怕自己的举动会给别人带来困扰,尤其是对别人提出的请求总是不知如何拒绝,慌慌张张不过脑子违心应下后,总会发现到头来吃亏的是自己,只能暗自懊恼。




      服务员很快端上了菜单,女孩几乎只是拨弄了菜单做了做样子,就抬头报出了几样菜的名字,还说了几句黄美英听不太懂的韩语。服务员走后,女孩身体微微向后仰,靠在了椅背上,双手抱在胸前,微微歪过头望向窗外。餐馆内外热热闹闹,唯有这桌一片寂静。黄美英无事可做,目光扫来扫去,偷偷打量起女孩来。


      她应该上大学了吧,黄美英想。女孩看起来很成熟很有气质。她的头发在短发里算长发,发根被微微向外卷起,是当下比较流行的章鱼头。她的额头有些宽,脸型却是标准的鹅蛋脸,眉毛很淡,双眼皮,鼻梁有些塌,鼻头倒是挺得恰到好处,细薄细薄的嘴唇微微抿起,侧脸处冒出了几颗青春痘。这样的长相虽算标致但却有些偏冷。女孩身高也就162cm左右的样子,体型消瘦。这点让黄美英十分懊恼,自己的骨架有些宽,从小到大无论怎么注重饮食怎样严格要求自己,都无法达到自己满意的效果。


      对面的女孩毫无征兆地转过了头,正巧捉住了黄美英偷偷摸摸的目光,黄美英措不及防地对上了那双有些冷淡的眼,心里一惊,又紧张又尴尬。


      「抱歉啊,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有些无聊所以……」


      黄美英绞尽脑汁搜索可怜到家的词语,语法什么的已经无力顾及。而对面的女孩仍是用一副淡漠的表情看着一脸窘态的黄美英,根本没打算开口。黄美英看着对面女孩摆着冰山脸不作回应,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开口解释:


      「我刚从美国回来,韩语不是很好,请原谅。」


      她说完就低下头盯着自己的手指,在一片寂静中恼羞成怒地将女孩归类为面瘫。


      女孩的目光依旧冷淡,却没有从黄美英身上移开。她盯着本应是黄美英的双眼,现在却是她头顶的位置,半晌开了口:


      「没事。」


      黄美英本以为像她这种冰山性格面瘫脸,声线也应冷漠冰凉,却没想到传到耳里的声音细腻动听,如同夏日阳光般温暖。她好奇地抬起头。女孩看着她的眼睛,又用英语补充了一句「我也是从美国回来的。」


      「诶?那为什么你的韩语这么好……」黄美英想起刚才女孩点菜时她听不太懂的韩语。


      「我十岁的时候就到了韩国。」


      「一个人吗?」


      「和父母。」


      「为什么要回来呢?」


      「父母在韩国创业。」


      「这样啊……对了,你原来在哪所美国的城市?」


      「旧金山。」


      「啊……好吧,我在洛杉矶。」莫名其妙地带上了一点失望的声线,谈话也似乎就此终止,气氛又凝固了起来。


      女孩继续望向窗外。不一会儿服务员就陆续端上了饭餐,黄美英扒了几口,鼓足勇气又说:


      「我叫黄美英,其实这名字真不咋地,你还是叫我Tiffany吧。我可以问下你的名字吗?」


      女孩沉默,就在黄美英的勇气消失殆尽,想以一句「算啦算啦当我没问好啦」化解尴尬时,女孩终于开口了。


      「郑秀妍。」


      算是回答了,总不至于让自己太过尴尬,黄美英松了一口气,眯起好看的笑眼,默默地念了好几遍这个三个字,不自觉地回应道:


      「你的韩文名吗?真好听。」




···




      郑秀妍。郑秀妍。郑秀妍。


      黄美英用了三年去相处,用了十年试图忘记的人,叫郑秀妍。






-TBC-

【JeTi】Flashlight CH.1

E.J.:






CH.1




「各位聽眾朋友們大家好,我是DJ  Tiffany,您現在收聽的是TI-TIME。」




略帶磁性的女中低音從立體環繞音響中傳來。




鄭秀妍拿過沙發另一頭的音響遙控器,調大了音量,然後舒服的閉上眼,享受著電台裡那人好聽的嗓音消除一天的疲憊。




「現在是晚上十點五十五分,歡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又到了時候說Bye Bye,我是DJ Tiffany,明天我們同一時間再見。最後送上一首Adele的Someone like you。」




Bye bye bye....




鄭秀妍倏地驚醒,不是才剛開始嗎?!




尼瑪!她。睡。著。了!!!!!




拿起一旁的手機,呼!真是好險,她有錄音的習慣。




沒等歌播完,鄭秀妍就按下了紅色的結束錄音鍵,她的本意就不是為了聽歌,而是為了那人聲音……




那個有著女性少有的磁性嗓音,平穩的,撫過她心中的種種不快。




她從不覺得一個人的聲音可以那麼好聽,可是那個電台DJ,輕鬆的用低沉的嗓音飛進了她心中的蒼穹。




第一次聽見這聲音是偶然,而往後就成了生命裡的必然。




她會一輩子用回憶來紀念那遇見這美好聲音的那天。




依稀記得那大雨滂沱的夜,她從公司下班要趕去保姆家接孩子。車壞了去送修,她也不是那種會買各種轎車放在家備用的人,所以只好搭計程車了。




接了孩子沒帶傘總不能淋雨回家,如果她一個人就算了。當初為了方便就請了個離家近的保姆照顧,所以走回家也不會太遠。但還下著雨,她一個成年人的抵抗力也不至於淋了個雨就感冒,但孩子就不一樣了。




最後她還是招了一輛計程車回家。




就是在那計程車上,她聽見了那個叫Tiffany的DJ說著最近寒流來襲,要多加注意飽暖,這類關心的話語,Jessica便淪陷了。




多久了,多久沒有人慰問過她有沒有吃飽穿暖了,就在那時所有單親媽媽的辛酸在心中翻騰。生活裡多了個寶寶後,她便告訴自己只能堅強,因為現在不是只有她一個人了,她還有寶寶,畢竟這孩子,是她允諾自己和那人要好好照顧的。




雖然這種話新聞報氣象的時候都聽得到,但那人由那人說出來就有無止境的溫暖淌進了心窩,暖暖的,讓她鼻酸。從此,她每天晚上不管再忙都會抽出一個小時聽那個叫Tiffany的人主持電台,那是她忙碌生活中唯一的調劑,主要的放鬆。




鄭秀妍只是確認一下聲音都有錄到就起身走向隔壁房間。




小心謹慎的輕輕壓下了門把,打開門再關上。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淡藍色的空間,正中間的白色King Size大床旁有個放滿柔軟玩偶的嬰兒床。




放輕步調走到了嬰兒床邊,靜靜地看著寶寶恬靜的睡顏,然後為她蓋好被子後,才進去浴室刷牙洗臉也準備睡了。



我们之间-01-

Suaakseeytic: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keyword:黄美英说我好像看到我的前女友了但又不确定,怎么办啊,在线等


 


 


黄美英在她24岁三周年的生日当晚彻夜未眠。没有吃蛋糕,没有收到礼物。甚至没有喝一滴酒。


 


那天晚上她一直在听一个喝醉了的女人喋喋不休地向自己告白。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一切这都要从4天前说起。正好是她从美国回来的那一天。


 


这一天,黄美英像往常一样8:30睁眼。在床上磨蹭了一会儿,9:13才起床。


 


她猛然发现自己枕头边上塞着一团黑色的布,仔细一看发现竟是一条女性丁字裤。并且伴随着一股浓烈的香水味儿。她用拇指和食指夹住丁字裤打算扔了,发现里面好像还夹住一张纸条。


 


纸条上面写着一串手机号码,以及一个鲜艳的唇印。


 


黄美英又看了一眼卧室里的一片惨状,想到昨晚好像发生了些什么。突然感觉胃里一阵恶心,她冲到浴室马桶边。干呕了半天却什么都没吐出来、难道和女人做爱也会怀孕吗?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冒出这样的念头。黄美英望着浴室镜子里的自己。竟然是一副如此,纵欲过度的模样。


 


她想了一下,最近的确总是有不同的女性爬上自己的床。


 


好吧,从今天,不,明天开始禁欲一个月。


 


 


打算给杂志社打电话的时候,黄美英发现自己的手机不见了,于是用座机个自己手机打了个电话。不幸的是手机已经关机了,她想大概是昨晚就没电了。


 


包里没有,外套,裤子口袋也没有。粉色的手机壳躲在她粉色的卧室里。


 


“damn it!!!”她想着,pink,我要暂时把你打入冷宫一分钟。


 


后来她在浴室的浴缸边找到了自己的手机,她没空去思考为什么手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惊喜地发现手机竟然不是没电,只是关机了。


 


黄美英躺在沙发上,一条一条看着短信和来电提醒。


 


大部分都是秀英,允儿,杂志社的同事的号码、


 


崔秀英和林允儿是自己大学时的学妹,两人都比自己小一岁。她是大二的时候认识这两孩子的,后来才知道这两人原来从小就认识。


 


林允儿的父母都是搞艺术的,这一点也得到了她的继承。只不过林爸林妈一个是画油画的,一个是搞设计的。而林允儿的爱好却是雕  木  头。她说自己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唯二,就是漂亮的女孩子和雕木头。大学的时候林允儿追求过Tiffany很久,当时每天都以鲜花巧克力广播站告白等一些列烂俗且幼稚的求爱手法对黄美英进行“狂轰乱炸”,但最终因为黄美英先她一年毕业并且去美国留学而放弃。不过听说后来她好像又爱上了某个女孩子。


 


至于崔秀英,她家好像挺有钱的。这黄美英对她最初的印象,不对,应该说是超级有钱。黄美英记得大学的时候每年冬天她们三个都会去秀英她们家在澳大利亚买的别墅里小住一段时间。崔秀英大学的专业是法律,这是她家里的意思,她虽然不怎么感兴趣但却学的挺好。和秀英熟络了之后才发现她真的意外的容易害羞,此外崔秀英最大的爱好,是料理和品尝料理、关于秀英喜欢的人,嗯,比起人类她好像更喜欢食物。


 


黄美英的指甲啪嗒啪嗒的敲击着手机屏幕。这时一串陌生的号码吸引了她的注意。黄美英发现昨天晚上十一点到十一点一刻左右,这个号码给自己打了5次电话。


 


但是无论黄美英怎么想,都想不出这个号码的主人是谁。


 


她放弃了。不想再考虑这个号码的事情。


 


黄美英随便打扮了一下就出门了。但她出门并不是去工作,事实上她已经请了一个礼拜的假。她告诉主编要去美国看望自己的父母,其实她只是想什么事都不做,休息一周。


 


不过她的主编倒是很爽快的答应了,只不过是以“把崔秀英介绍给主编”为代价。


 


她站在楼道的电梯前等电梯。很快电梯就上来了。


 


门开的那一瞬间,黄美英抬头看到一个有点怪怪的女人,嗯,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很熟悉但怎么都想不起了。


 


那是一个一头棕色长发,戴墨镜,皮肤苍白的年轻女人。黄美英看到她墨镜没有遮挡住的地方有两条奇怪的八字眉。


 


这眉毛?


 


她突然感觉心里一惊。


 


大概是因为身材单薄,年轻女人有些吃力的拖着两个行李箱,肩上还挎着一个包。


 


黄美英愣了几秒,身边的大爷问她要不要搭电梯。她才反应过来,但刚刚那个人已经从她身边走过,黄美英转过头时,只看到那个人的后脑。那个女人离开之后,周围的空气依然弥漫着一股她身上的香水味。


 


这味道儿黄美英觉得也很熟悉。


 


会是她吗?但是她怎么会?黄美英心里冒出了一万个问号。


 


 


崔秀英和林允儿在黄美英公寓附近的咖啡厅聊天。不过真实情况是林允儿和咖啡厅的服务生徐贤聊天,崔秀英一脸怨念的望着她两。


 


“林允儿你够了,以后想喝咖啡自己一个人来吧。”崔秀英再也待不下去了,但林允儿没有睬她,继续笑嘻嘻地不知道和徐贤聊着什么。


崔秀英哼了一声,打算离开的时候黄美英正好到了。


“Tiffany你来的太时候了!”崔秀英看见黄美英像看见战友一样亲切地握住她的手。这里终于不止她一个单身狗了。


 


“帕尼姐好。还是和以前一样吧。”徐贤温柔地和黄美英打招呼。


 


“嗯....啊,不。小贤,帮我倒杯水。”


 


三人齐刷刷地看向黄美英,才发现她今天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Tiffany你怎么了?”崔秀英问道。


 


“一定是哪个小情人找上门来了吧。”林允儿边笑边说。


 


黄美英没说话,过了几秒,低声说了一句:


 


“我好像,看到她了。”


 


崔秀英和林允儿几乎同时抬头,崔秀英两大眼珠子瞪得比平时更大了,林允儿也收齐了那副嬉皮笑脸的表情。


 


徐贤察觉到这三个人的气氛怪怪的。三个人都在沉默。


 


“帕尼欧尼你的水。”


 


“谢谢你,小贤。”


 


过了一会儿,崔秀英发问:“你,确定是她吗?‘


 


黄美英摇摇头。


 


”那你怎么就认为是她?“


 


还是摇头。


 


”黄美英你傻了是吗!“崔秀英急了。


 


黄美英还是摇头。


 


K.O


 


你赢了黄美英。


 


崔秀英放弃了,她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望着林允儿。


 


”帕尼姐,你是在哪看到她的?“这次换林允儿。


 


”就刚刚,公寓电梯,她从电梯出来的时候。“


 


”你为什么觉得是她?“


 


”感觉。“黄美英知道这么说很傻。


 


虽然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那个人。关于她的种种”感觉“依然是记忆犹新的。黄美英觉得之前的种种好像一下子全回来了,自己花了那么长时间努力想要忘记的人。


 


关于那个人的记忆,快乐的痛苦的。黄美英都认了。在她决定要和那个人彻底一刀两断的时候她就已经想清楚了。


 


黄美英不想再往下想了,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心情。她望着眼前这两个人,发现她们两的表情好像比自己还要凝重。心里感觉暖暖的。


 


她笑着说:”你们两干嘛一副吃到虫子的表情。“说着她伸手摸了两个人的头”我没事啦。我想我一定是看错了。嗯,一定是这样。“


 


黄美英的笑容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暖的东西吧。


 


然后她又像平时一样,用她的烟酒喉对徐贤说:”小贤啊,能帮我再加一杯咖啡吗?“


 


”知道了,欧尼。“


 


崔秀英和林允儿看着对方,又看看恢复正常的黄美英。


 


好吧,既然Tiffany不想说什么了,她们也就不打算在深究了。


 


在那之后三人就没讨论过这个话题,黄美英也再没在坐电梯的时候看到那个女人。她想一定是自己看错了。


 


 

[JeTi] 认同 - 1

杜雨:

「Jess,我又失恋了。」


 


 


这是郑秀妍接到电话赶到黄美英家中时,听见的第一句话。


 


 


她们是认识了将近十年的好姊妹,看着黄美英一次又一次的坠入情网、失恋、振作然后又投入下一段恋情,对郑秀妍而言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她只恋爱过两次就觉得精疲力尽,觉得自己这辈子没有办法再和第三个人交往了,实在太累了。


 


 


两个恋人都觉得她付出的关心太少,让她们觉得自己处于一种可有可无的位置,最后总是投向另一个温柔体贴又懂得嘘寒问暖的男人或女人怀里。


 


 


哦,郑秀妍是个同性恋。


 


 


 


「Hey,打起精神来,妳又不是第一次失恋了。」郑秀妍拿走黄美英抱在怀里的酒瓶,无奈的看着她从地板上爬起来。


 


 


「好吧,」郑秀妍把她拉到沙发上坐好,倒了一杯酒给自己,再用眼神逼退黄美英伸过来的手,「说说妳这次为什么被甩吧。」


 


 


「他嫌我太强悍了,让他没有男人的面子。」黄美英曲起膝盖用双手抱住,可怜兮兮的说着。


 


 


「当初他不就是说喜欢妳独立自主、是新时代女性的典范吗?」


 


 


「是呀!妳说,他是不是自相矛盾!」美英抢过秀妍手中的杯子灌了自己一口,伤心的往旁一倒。


 


 


郑秀妍移动了一下屁股闪开,冷冷的说:「妳自己知道那只是借口,事实上他是对妳失去兴趣了。」


 


 


黄美英原本就是事业心较强的人,她的工作又需要不定时加班,身为一个需要做决策的中级主管,偶尔流露出强势的模样并不是件怪事。


 


 


「我在他面前一向很小女人的。」美英不屈不挠的爬到郑秀妍膝盖上躺着,可怜兮兮的说。


 


 


郑秀妍翻了个白眼不予置评,随手替她将额头上散乱的发丝拨开。


 


 


「妳逆着自己的个性去迎合别人的话,迟早都会出事的。」她手上动作温柔,话语却丝毫不留余地。


 


 


「我不要再谈恋爱了,好累。还是工作好,做多少事就得到多少回报。」黄美英用手背挡住哭的红肿的眼睛,喃喃自语着。


 


 


郑秀妍没有回话。黄美英每一次失恋都会说一遍这样的话,她已经听到麻木了。


 


 


 


但是出乎她的意料,黄美英这次似乎真的打定主意要在事业上冲刺,她已经两个月没有和别人约会,没有加班的日子就跑到郑秀妍的书店打发时间,从情伤里面振作起来的黄美英越发亮眼,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自信的气息。


 


 


「Jess,妳真的不考虑扩增吗?我觉得可以在隔壁开间咖啡厅,把中间打通,和书店连在一起,浪漫又符合经济效益!」黄美英兴致勃勃的看着隔壁店面的租售广告。


 


 


「麻烦死了,现在这样就很好了。」郑秀妍看都没看她一眼,点点头示意打工的店员可以先下班之后便拿出钥匙准备锁门。


 


 


黄美英摇摇头,叹道:「妳总是不愿为自己做更多打算。」


 


 


郑秀妍耸耸肩,「我要求的不多。」


 


 


「妳呀,万一哪一天书店倒了怎么办?靠妳妹养啊?」


 


 


「别咒我好不好?而且秀晶现在赚得可多了,养我也是合情合理的事。」


 


 


「妳怎么这么没志气!要是靠父母也就算了,竟然靠妹妹!运动选手很辛苦的!」黄美英气得跳脚,痛心疾首的看着一脸懒散的好友。


 


 


郑秀妍不耐烦的拎起包包,按下遥控器发动车子,「妳心疼她做什么?不是说要去喝酒吗,快上车!」


 


 


「我是担心你啊,真是…」黄美英唠叨着坐上了副驾驶座,才刚扣上安全带,车子就迅速的驶了出去,冲力大的让她往后一仰倒在椅背上,又是一阵唠叨。


 


 


 


不想照顾醉鬼,郑秀妍盯着黄美英喝到微醺就制止了她继续灌酒的举动。


 


 


「喝这么多干什么?又不是因为开心。」淡淡的说着,郑秀妍眉间不自觉的微微蹙了起来,虽然黄美英一直断断续续的说着一些生活里发生的事,她却觉得她脸上的笑容并非发自内心。


 


 


「烦。」黄美英趴在桌上,滚烫的脸颊直接贴在冰凉的玻璃桌面上似乎起了一点清醒的效果,「我只是想找一个我爱的、不会离开我的人。即使没有我爱他那么爱我也没关系。我想要毫无保留的对一个值得付出的人付出,又怕。」


 


 


「喜欢妳的人很多不是吗?」郑秀妍有些疑惑。


 


 


「呵呵,」黄美英苦笑,直起腰来用手掌撑着下巴说:「妳说的没错,我把主导权看的太重了。当我发现对方没有我想象中的完美,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要主导对方。」


 


 


「…总会遇到的。」伸手拍了拍美英的肩膀,郑秀妍将杯中剩下的酒喝干,走到柜台请店员帮忙叫出租车。


 


 


「一台就好了。」黄美英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过来,下巴靠在秀妍的肩膀上说:「我很醉,Jess,陪我吧。」


 


 


「好。」她一向很少拒绝黄美英的请求。


 


 


 


黄美英回到自己家里卸了妆就睡了,郑秀妍在她的浴室冲了个澡,自己找了套之前留在这里睡衣穿上。


 


 


卸完妆才想到隐形眼镜还戴着,她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觉得只睡几个小时也就算了,黄美英的视力很好,所以她家没有适合的容器和药水让她拔隐形眼镜。


 


 


 


隔天黄美英没有叫她,郑秀妍直睡到了中午才起床,一睁眼就觉得眼睛干涩无比,只好重新闭上眼,好一阵子才勉强适应那股难忍的酸疼感,摸索着走到浴室。


 


 


洗了脸后向镜子里看去,果然,眼皮浮肿不说,眼白的部分布满了血丝,连眼眶都红红的像是刚大哭过一场。


 


 


郑秀妍走到客厅拿出手机,检查了一下没有未接来电,换衣服的时候在梳妆镜前看见美英留下的字条:看了妳的行事历发现没有工作,就没叫妳了,冰箱里有早上弄的色拉,吃完再走。


 


 


她回到客厅打开电视,走到厨房把色拉拿出来,自己倒了一杯鲜奶,就在餐桌旁坐下来开始享用早餐。


 


 


黄美英从不把男人带回来,家里维持着干净温暖的模样,全都是她的气味。


 


 


郑秀妍知道她习惯在睡前喝半杯红酒,一周洗一次衣服,每个季节都要换上不同花样的被单和窗帘,柜子里的拖鞋永远是粉红色的,书柜放的大部分是她们两个都感到熟悉的英文小说。


 


 


她知道黄美英对所有人事物的喜恶,了解她生命里的每一个转折点。


 


 


包括自己在她心中是什么样的存在,郑秀妍都一清二楚。



限定小短文[JeTi]Closer Part 5 The End

E.J.:


跟我回家。

對於Tiffany和Jessica而言,有對方的地方才是家。

Jessica的傷感來得有些倉促,一路上她不停的掉眼淚,看著窗外的景色變換,想著這四年來的日子,沒有Tiffany的日子,從一開始的疼痛到最後的習慣與麻木。

四年前Tiffany的離去,就像沒有預告的抽走了Jessica的中樞神經,讓她痛苦,讓她徬徨無助,她設想了一百種Tiffany的下落,每想一次,就痛一次,久而久之,她漸漸習慣那種疼痛,習慣讓疼痛提醒她,Tiffany真的存在過她的生命。

Tiffany曾是Jessica的人生重心,失去依靠的她,不得不回到那個讓她不開心的家、回到那個令她痛苦的人生,不過她覺得好多了,至少可以分散她對於Tiffany的念想。

「到了。」

重回舊地,回憶像潮水一樣鋪天蓋地的朝著她襲來,那些痛苦、那些甜蜜、那些酸澀,她就站在那,靜靜的看著他們曾經的家,彷彿像四年前的她,提著行李,離開的那刻回頭一樣,影像交疊。

眼底再度酸澀,直到熟悉的氣息將她環繞。

「歡迎回家。」

Tiffany從背後緊緊地擁住了Jessica。

她想她大概一輩子都不能體會,在她離開時Jessica的痛苦,她欠她的,大概一輩子都還不完。

「我恨妳黃美英。」

Jessica悶悶地說,「可是我更愛妳呀⋯」

Tiffany沒有說話,只是輕輕執起了Jessica的手,走進了家門。

「妳回來多久了?」

Jessica看著房內的擺設,就像是她四年前關門離去時那樣,一點一滴都沒有變,唯一變的一點大概就是,有Tiffany生活過的足跡。

「不到一週。」

Tiffany從進門到現在,一樣像個孩子似的抱著Jessica不放,撒嬌似的用力把兩人一起摔進柔軟的沙發裡。

「妳去了哪裡,這四年,我怎麼找都找不到妳。」

Jessica可沒忘記這荏,拉開在她胸口撒嬌的Tiffany想要仔細算帳。

「我去蹲了四年的監獄啊⋯⋯」

Tiffany說,這四年來,她可是朝思暮想著Jessica呢!這一點點的觸碰根本沒有辦法滿足她對Jessica專屬的皮膚飢渴症。

四年前,Tiffany與Jessica別離的那一天,她根本沒有要去交易,她是要去開庭,她早就收到法院的傳票,也知道自己這次逃不掉了。

她不忍告訴Jessica,只好不告而別,她不想要她為自己煩惱這些,自己這麼失敗,又怎麼能奢求Jessica對她死心塌地。

Tiffany把Jessica緊緊地摟著,訴說著四年來在監獄的生活,和對她的想念。

「笨蛋妳為什麼不告訴我呀!我還能去探監,妳根本就是不愛我!」

Jessica哭得梨花帶淚的樣子Tiffany心就像被鞭子抽打一樣疼,連忙好好哄著。

等她哭累了,兩個人緊緊把彼此抱在懷裡。

「妳願意回來嗎?我們的家。」

Tiffany抵著Jessica的下巴,嗅著Jessica的秀髮的香味,說著。

「當然願意,妳不能再留我一個人了。」

Jessica說。

這四年來,她已經接下了家裡的事業,在商場上混的風生水起。

「我不會在賣毒品了。」

Tiffany悶悶地說著。

「嗯,我都陪著妳。」




「只要妳在,有什麼事情我都陪著妳。」

「只要妳在,怎樣都好。」


The End



有些草尾,對於我的拖延症真是無語,小小的一篇短文還能拖成這樣(;´༎ຶД༎ຶ`)

Maxico x Bellas x Bechloe


Brittany這小眼神❤️❤️❤️